法拉盛恩光教會 事工特會 宣教外展 宣教教育週2012影片建議日程表
宣教教育週2012影片建議日程表 PDF 列印 E-mail
文章索引
宣教教育週2012影片建議日程表
信心的禱告 - 富能仁(上)
信心的禱告 - 富能仁(中)
信心的禱告 - 富能仁(下)
戴德生(上集) - 問題與討論
戴德生(下集) - 問題與討論
李愛銳的省思 - 問題與討論
12月宣教教育周省思與討論
所有頁面

宣教教育週2012影片建議日程表


六月           富能仁(37分鐘)       
七月           戴德生上集(53分鐘-影片最後有瑕疵
八月           戴德生下集(29分鐘)

九月           李愛銳(火戰車電影片段 - 4分鐘  黑暗中的明燈 - 36分鐘)
十月           火戰車電影(2小時4分鐘, 無中文字幕, 選擇性播放)
十一月        艾偉德的故事(27分鐘)
十二月        現代華人非洲宣教士(42分鐘)

 

【註解說明】

1. 宣教教育週的目的是想藉著影片故事來激勵各小組,每月一次來觀賞討論與宣教相關的主題。本年度所選片大多為上世紀西方來華宣教士的故事,內容相當精彩。此表僅為建議,每小組可做彈性調整。重點是在今年度觀賞完宣教部所提供的影片。每一影片的問題討論及省思會陸續在教會網站上刊登,請小組長在播放前務必自行下載,分發給小組員。

2. 戴德生的故事為一完整電影影片,所以也可以選擇一次看完。影片品質雖非極佳,內容卻激勵人心,值得觀賞。

3. “火戰車”是宣教士李愛銳(Eric Liddell)在奧運得獎的故事,雖與宣教無關,但卻是基督徒的好榜樣。若小組選擇觀賞,請在決定要播放的日期後,與憶白登記。憶白會出借她個人的DVD,但每小組必須輪流借看(也可以几个小组联合观赏)。很抱歉此片並無中文字幕,所以若小組員大多不懂英文,就請小組長斟酌是否要播放。

 

請點這裡,下載「宣教教育週2012影片建議日程表」(pdf)

請點這裡,下載「信心的禱告」(富能仁)(pdf)

請點這裡,下載「戴德生上集」(pdf)

請點這裡,下載「戴德生下集」(pdf)

請點這裡,下載「李愛銳省思」(pdf)

請點這裡,下載「12月宣教教育週省思與討論」(pdf)

 


 

信心的禱告 - 富能仁

聖經說到幾種的禱告:有代禱、祈求、在禱告裡的劬勞,以及信心的禱告。這些在禱告在根基上可能都一樣,但它們卻代表了這個偉大奇妙主題的幾個不同的層面。來查考聖經裡對這幾種禱告名詞不同的說法會是有益處的。

一 般性及特定性的禱告是有所不同的。所謂特定的禱告,我指的是照著馬太福音21:21-22及約翰福音15:7的模式禱告。在這裡一個特定的企求被提出來, 而特定的信心需要被操練來帶下禱告的實現。當然信心也必須要存在其它種的禱告中,就是很多時候我們在為許多事情禱告時,並不清楚神的旨意。在一般性的禱告 中我被自己的無知限制住了。但是這一類的禱告是我們所有人的責任(提前2:1-2),無論它是多麼地模糊不清。我可能對於所禱告的事,很不清楚其中的細 節,但我卻可以儘可能地把它帶到神面前。經常性地為所有的人、事、及國家地區做一般性的禱告,是很好且正確的。

但特定性的禱告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它是一種特別的“信心的禱告”。一個特定的要求在一種特定的信心下被提出了,而且期待得到一個特定的答案。

就 用一個加拿大移民來作信心禱告的說明吧。因為被“黃金的稻穀”所吸引,他離開了家鄉,來到了加拿大的西部。他的眼前有著特定的目標。他很清楚他所尋求的是 甚麼,就是麥子。他所想的就是美好的收成以及連帶來的財富。這就像是神的孩子開始來做信心的禱告,他也是有著清楚的目標。那有可能是兒女的得救,服事中的 能力,在一個複雜處境中神的帶領,或者是一百種其它的事情,但是那必須是一個清楚的目標。

讓我們來思索這個充滿前景的加拿大農人與相信的基督徒之間幾點的相似處吧。


一、領土的範圍

想 想這農人在加拿大所面臨無盡的視野。事實上那兒有幾百萬畝的農地等著要被耕種。在那裡你完全不需要擔心踩到別人的的腳趾!大片無人佔領的土地上有得是地 方,而且都是好土地。對我們也是如此。有許多廣大的土地等著我們用信心去佔領。有足夠的罪惡、憂傷以及撒旦對這個世界的破壞,還有成千上百的事,等著我們 用信心的禱告來戰勝。“還有許多未得之地”。

二、政府鼓勵移民

想想加拿大政府對於鼓勵移民所做的努力吧。它擁有大片無人佔領的土地,亟需要定居者,於是他們提供了每一項的鼓勵的措施──移民局的建立,船票及火車票的減價,而且免費發放土地!同樣地,神並沒有更少地催促、邀請祂的百姓來做信心的禱告:“求告,求告,求告 !”祂一直不斷地對我們說。祂也提供了祂的鼓勵:“你們求就得著,使你們的喜樂得以滿足。”所有無人佔領、信心的土地都是屬於祂的。而祂也邀請我們自由地來佔領。“所賜給你們的地,你們耽延不去得,要到幾時呢?”(書18:3)

 



三、設限

然而這方面的真理絕不能過度強調。土地是如此廣大雖是件美好的事實,但它卻很容易被誇張得離了譜。重要的不是土地的廣大,而是它實際分給我們的有多少。加拿大政府會發放給一個移民的農人160畝地,不會比這個更多了。為什麼呢?因為他們非常清楚他無法耕種更多的土地。假如他們給的是160平方哩地而不是106畝地,這農人將會不知所措。所以政府按照他所擁有的資源能力,很有智慧地限制他所得到的土地大小。

這與我們做特定的信心禱告的情形相似。“特定”這個詞的意思,就是“有限度”。我們經常被勉勵來向神求大事,這也是合理的。但是凡事都應講求平衡-我們是有可能在此方向上走得太遠。我們甚至可能在禱告中“大咬一口”,然後“消化不了”。林後10:13(我們不願意分外誇口,只要照神所量給我們的界限夠到你們那裡。)就可以直接應用在這件事上。信心就像肌肉,會愈用愈強壯,而不是像橡皮筋,愈拉愈衰弱。過度使用的信心並不是單純的信心,其中會有肉體成份的參雜。“在信心裡的安息”是不過份使用的信心。它按照神的帶領祈求特定的祝福。它並不因肉體的膽小而退縮,也不因肉體的急切而強求。

我已經特定地求告主,使幾百家傈僳人信主。在灘岔這個區域裡,一共有二千家以上的傈僳人家,有人會說,“為什麼不求一千家?”我坦白地回答,“我沒有一千家人的信心。” 我相信神已經賜給我超過一百個家庭得救的信心,但不是一千家,所以我接受這個限制,相信這是神所賜予的。或許神會賜給我一千家,也或許他會引領我在日後再作這樣特定的信心禱告。正如以弗所書第三章二十節所說:“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但我們一定不要讓信心負擔太重,我們要合情理,要切實際,我們不要在信心裡要得太多,也不要過少。記得加拿大160畝地的限制嗎?也想一想加拿大政府在土地位置上主權的運用,政府對於移民的要求可以裁定其“位置”和“大小”,他不能隨心所欲地在原野上游盪,任意選中一塊地方就定居下來,甚至於農場的地點,他都得和政府洽商。我們是否在禱告祈求中也總是如此呢?我們在開始時和天上的政府洽商過嗎?還是只是隨意禱告第一件浮現到腦海中的事?我們有沒有費一點時間等候神,明白他的旨意,然後再去支取他的應許?這是神工作的一個原則,他已經在約翰壹書5:14-15裡明白地告訴我們:“我們若照他的旨意求什麼,他就聽我們,這是我們向他所存坦然無懼的心。既然知道他聽我們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們所求於他的,無不得著。”

 

我不禁深切地感覺到,這就是許多禱告未蒙應允的原因之一。 雅各書4:3(你們求也得不著,是因為你們妄求,要浪費在你們的宴樂中。)可以廣泛應用,我們需要在這個亮光中檢視我們的心。未蒙應允的禱告,教導我去尋求主的旨意,而非我自己的意思。我想我們多數人都有這樣的經歷,我們禱告,禱告又禱告,就是沒有回音。我們頭頂上的天真是封閉了,但是,那卻是一個蒙福的封閉── 若是它能教導我們將我們那無所不在的自我,更多一點沉浸在基督的十架之中。有時我們的請求從各方面看起來都是好的,那並卻不保證是神的旨意。許多好的慾望,來自未經十架對付的自我。聖經和個人的經驗一致同意,最靠近神生活的人,最能明白他的旨意。我們蒙召是要“滿心知道神的旨意”(西1:9)。我們需要更多地知道與基督同死的意義,我們需要更多地將神的話當食物供應,我們需要更多的聖潔,更多的禱告,那樣,我們就絕不會陷於錯解他旨意的危險之中。 不因為一件事是神的旨意,就表示祂必然引導你為這事禱告,祂或許對你有別的託付。我們一定要從神得到我們該做的禱告,並且要從禱告中知道祂的旨意。這或許需要時日。神對付戴德生有十五年之久,然後才將建立中國內地會根基那確定的負擔加在他身上。神不草率從事。在我們還未訓練好準備妥當之前,他不能與我們同工。 我們深信,在我們準備妥當的時候,他將有更多的服事,更多信心和禱告的工作要交給我們。


四、要求照準

再回到移民的例子。他和加拿大政府達成協議,明瞭他們的規定,接受他們的條件,答應承受分派給他的土地。所以當他向管理單位申請,立刻得到批准。還有比這事更簡單的嗎?我們在神面前的祈求也是如此。我們一旦有了神那深沉安詳的保證,明白祂的旨意,就會如一個小孩在父親面前那樣坦陳所求。一個單純的請求,如此而已。沒有奴顏哀求,沒有眼淚涕淋,沒有強取豪索,連重複都不必。以我的情形來說,我為騰沖的傈僳人禱告了四年,多次請求能有幾百家庭歸主。然而,這只不過是一般性的禱告,這其間,神也在對付我。你了解一個孩子有時要東西要得不對被父母責罵的情形──以小孩子來說,或許是態度惡劣。父母會說:“請求要得體。”這正像是神那時要對我說的:“向我請求要得體。”好像是在說,“你四年來不斷請求我做這事,卻從不相信我會做,現在要憑信心求。”我清楚地認識這個負擔,這是個真實的實擔它使我感到受壓沉重。有天下午,我單獨進到房裡,跪下禱告,我知道信心祈禱的時候到了。那時我完全明白我所做的和要付的代價。我確定地將自己委身在這在信心的請求上。我將我的重擔交給主,然後我站起身來,心氣和平地深信我已經得到了回應。事已辦妥。從此以後(將近一年了),我(在與神交接時)只有平安與喜樂。我堅守已經申請得到的土地,從未重複我的請求,日後也不會,因為無此必要。請求,接納,領受,費時無多(可十一24: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和神有一個信心的約是件莊嚴的事,對雙方都有約束力。你對神抬起你的手,只是動作上這樣做,你就是在確定地請求,也確定地得到神的恩賜,即使你活到一百歲,也不要在信心的事上回頭。

五、開始工作

再次回到加拿大的那個農夫,他遞進他的申請書,領到了土地,契約寫就,蓋上官方印信,事情就此終了?不,那僅是開始!他還未達到他的目標。他的目標是要收割麥子,而不是一片荒地,這其間的分別甚大。政府從沒有應許他只待裝運的成袋的麵粉──只應許他可生產麵粉的土地。現在該是他捲起袖子工作的時候了。他得建造家室,購買牲口,尋找工人,清理土地,耕作播種。政府告訴他,大意是說:“我們把土地給你,現在你要去工作。”

這個區分在靈性的領域裡也同樣清晰。神在回答信心的祈禱時,只賜下土地,而非作物。作物是要與祂合作同工才能得到的。信心之後一定要有工作的跟進,就是禱告的工作。得救本乎恩,但需要“做成得救的功夫”(腓二12),這救恩才能顯明在我們身上。信心的禱告也是同樣的道理,是白白地賜給我們的恩典,但若不去跟進實踐就永不會成為我們的;“信心與工作”,不容分離。因為在屬靈的世界中,怠惰的結果是無所收穫。我想在任何信心禱告的事上,這個原則都是顛撲不破的。但毫無疑問,當撒但的營壘遭受攻擊,而擄物從強者的手中被奪去時,這原則更是歷驗不爽。試想在約書亞帶領下的以色列百姓。神已賜給他們迦南美地──賜給他們(請注意)是神白白的恩典──但看他們開始佔領時,他們是得如何艱苦地戰鬥!

撒但的策略似乎是這樣的:它首先就是盡牠全力地反對我們突破,進入真實而活潑的信心。它恨惡信心的祈禱,因為那是具有權威性的“招降通知”。牠並不在介意那些散漫屬肉體的禱告,那些禱告對牠傷害不大。這就是為什麼在一件特定的事上,很難得到對神的特定的信心。我們往往要在禱告中掙扎奮鬥(弗6:10-12),然後才能得到平靜安穩的信心。在我們尚未突破障礙與神聯手之前,我們還沒達到真正的信心。信心是神的恩賜──我們若沒有它,我們就只是在使用肉體的能力和意志,全是在這場戰爭中無用的武器。然而,我們一旦獲得真實的信心,所有地獄的權勢都無法勝過它。然後呢?撒但撤退到神應許給我們的那塊土地上,重新聚結它們的勢力,作寸土必爭的戰鬥。獻出信心的禱告後,真正的戰爭就要開始了。但是讚美主!我們是在得勝的這一邊。讓我們反覆誦讀約書亞記第十章,永不再談到失敗。真有失敗?不,只有得勝!得勝!得勝!

請讀撒母耳記下23:8-23。在十一和十二節包括了我簡述的一切。(其次是哈拉人亞基的兒子沙瑪。一日,非利士人聚集成群,在一塊長滿紅豆的田裡,眾民就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沙瑪卻站在那田間擊殺非利士人,救護了那田。耶和華使以色列人大獲全勝。)讓沙瑪來代表基督的精兵,讓大衛代表釘死且復活的基督──請注意沙瑪是一位“大衛的勇士”。讓“那塊田”代表信心的祈禱,如你願意,可讓紅豆代表可憐失喪的靈魂,讓非利士人代表邪惡的魔軍,讓“眾民”代表患靈性貧血的基督徒。我可以想像當這些人看到非利士人接近時就逃走的時候,他們在說些什麼:“或許賜給我們那塊田地,並非主的旨意,我們必須要順服神的旨意。”不錯,我們自己實在必須順服神的旨意,但我們也必須“抵擋魔鬼”(雅四7)。敵人大舉來犯的這個事實,並不證明我們的作為不符合神的旨意。我們老是在禱告前面加上“若是你的旨意”,往往是一種不信的遁辭,真正順服神並不與剛強壯膽相違背。注意沙瑪所作的──就是堅守田地。他那時不要求征服更多的地方,他只是站在當地,左右出擊;也注意他行動的果效,以及榮耀歸與了誰!

 


 

六、禱告直到得勝

我重複一遍,這並不必然適用於每一種的禱告。數月前,有個新傈僳基督徒喜歡講他自己的經驗。他說,有一次黃昏的時候,正從田野走過,突然無緣無故地胃痛起來。他跪下來,頭彎到地上,求耶穌醫治他,立刻胃就不痛了。讚美主!毫無疑問,這類的例子無可計數──單純的信心,簡單的回應。但我們不要以這樣的禱告為滿足,我們必須超越胃痛或其他痛楚,能更深一層地與神的旨意相通。“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弗四14),我們一定要努力進入成熟的地步,一定要達到“與基督的豐滿相稱”,而不要永遠停留在神的幼稚園中。若我們的靈性生活長大成人,我們將不會逃避衝突,只要以弗所書第六章十至十八節仍留在聖經之中,我們就必須準備迎接嚴肅的戰爭──“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我們要奮戰到底,然後得勝地站在戰場上。

這豈不是許多未蒙應允的禱告的秘密嗎──他們沒有爭戰到底?若未立刻見到預期的結果,一般基督徒就會灰心喪志,再一遲延就完全放棄了。

信心禱告前,我們必須計算代價,我們一定要願意付出那個代價。我們要嚴肅認真,下定決心“貫徹不懈”(弗六18“儆醒不倦”)我們天然的力量會失敗,所以需要神賜的信心。我們可以安息在那永恆的臂膀裡,不斷地重新得力。那樣我們才能休息和爭戰。在爭戰的禱告中,確定地運用信心之後,不需要重複地求,我認為這樣做是前後不一致的。在這種情況下,我想說禱告要採取下列的方式:
(a)    穩定地站立在神賜予的地位上,堅信不移,宣告已經得勝。我發現重複聖經中有關的經文也很有幫助,使信心得以日益強固,從那合適的源頭-神的話語中,得著餵養。
(b)    憑基督的名實際出戰,抵抗撒但的勢力。禱告時我喜歡念聖經中像約翰壹書3:8(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或啟示錄10:21(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當作直接對付撒但的武器,我常發覺這是在爭戰禱告中能夠加添力量和自由的方法。永生神的話比任何東西都鋒利(來4:12)。
(c)    為一件事各方面的細節禱告。對於我在此間傈僳人中的工作,我不斷禱告,求神賜給我明白他旨意的新鮮的知識,賜給我與人相處的智慧,曉得如何禱告,如何持守勝利,如何教導人認識福音,唱詩祈禱,幫助我學習語文和日常談話,幫助我傳道,引導我何處可設立中心,建造房屋(必要時),在我安置生活(像傭人,金錢,飲食,衣服等)的事上帶領我,幫助並祝福我與人的書信往返,打開在別的村落傳道和祝福的門,為我興起領袖及幫手,為每一個基督徒提名禱告,也為每一個禱告夥伴提名禱告。這樣詳盡的禱告是勞累的,但我相信如此能有效地探知神的旨意,並且得到祂最大的祝福。



小組問題與討論

1.    在富能仁的故事中,你如何看到屬靈爭戰的真實性?仇敵用何手段攻擊神的僕人?

2.    代禱者在富能仁的工作中扮演的角色為何?

3.    甚麼是沒有果效的禱告?信心禱告的重點為何(參上文)?

4.    在你的生活中有何事是需要你運用信心的禱告?你是否願意準備好要來做這樣的禱告?

 

請點這裡,下載「信心的禱告」(pdf)

 


 

戴德生上集 - 問題與討論

 

  1. 當你的異象和內心的感動遭到外在的困難,甚至是基督徒的反對,你該如何取得平衡,或是辨認神的旨意?戴德生是如何行的?
  2. 戴德生在初到中國傳道時,說他向神求的兩件事,是哪兩件事?神有照著他的期待回應他的禱告嗎?你是否也有類似如此在你內心燃燒的事,渴望神來回應你的禱告?
  3. 戴德生改穿中國裝,在當時被有些人認為是離經叛道,但他的做法是否符合聖經原則?參歌林多前書9:22-23。

戴德生向神求中國人能得到福音,以及他需要一位妻子。神的回答與他的期待不盡相同,卻是遠超所求所想。瑪利亞比他原來的未婚妻更能符合他的需要,而現今中國人的得救人數遠遠超過英國,大概是他在當時無法想像的。他所創辦的中國內地會,如今仍然是差派宣教士到亞洲的主要機構(本教會愛所支持的一對夫婦就是隸屬於它)。戴德生所願意給中國的一千條性命,如今仍然由他的子孫在償還── 他的第五代孫戴繼宗牧師仍在服事華人教會,並且娶了華人妻子。我們神的大能和豐富,實在是我們無法測度的!

 

 

戴德生有名的引言:

 

  • 假使我有一千英鎊,中國可以全數支取,假使我有千條性命,決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
  • 神不需要那些太有信心的人,祂需要是你我這樣平凡的人,平凡到只是單純地信靠祂。
  • 神的工作以神的方式成就。

 

請點這裡,下載「戴德生上集」(pdf)

 


戴德生下集 - 問題與討論

 



1.    在電影裡的倪先生問戴德生,“你們的祖宗聽到福音有幾百年了,怎麼到現在才來告訴我們?我的父親一生到死都在尋求,卻沒有尋到這福音……”你認為戴德生聽到這話的感受如何?當今在這世上仍有好幾千種族的“未得之民”,就是在他們的環境中,沒有聖經,沒有教會,也沒有基督徒。意思就是,他們從出生到死,一點接觸到福音的機會都沒有。我們現今的華人基督徒,是否能像當年的戴德生*,趕緊去還這福音的債?你會如何做呢?

2.    中華內地會,這個時至如今都還深具影響力的差會是在何時及何種情況下誕生的?這是戴德生之前在中國服事工作忙碌到幾乎病倒,卻捨不得放手之際可能預料得到的嗎?這對你的工作及服事有什麼啟發?

3.    戴德生長女葛蕾絲的病逝,似乎使宣教士們產生了一個態度根本的轉變,以至帶下服事的熱情與復興。甚至可以說,這個悲劇挽救了當年的岌岌可危的內地會。你對這件事的看法如何?你認為神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公平嗎**?

4.    對戴德生一生影響最大的真理,大概就是“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約15:5)連在他的墓碑碑文上都刻著“他一生常在基督裡 A MAN IN CHRIST”。這也可能是他工作有果效的極大秘訣。請讀約翰福音15:1-8並討論。

*戴德生有一次在英國的一個教會講道之後,看到人們穿戴整齊地做禮拜,卻對他的信息顯得不耐,整個教會充滿了“一種自矜自滿的宗教氣氛”,曾這樣說:“眼看著千百個基督徒聚在一起享受他們的平安喜樂,而卻有數百萬的中國老百姓因沒聽到福音而滅亡,我心靈痛苦至極,再也受不了,遂跑了出去,獨自到海邊散心。”這個海邊的漫步,促使他決定了創辦內地會。而他對當年英國教會這個“睡著了”的觀察,實在值得你我警惕!

**19世紀的中國生活條件極差,瑪利亞與戴德生結縭的十二年間,其實生了八個孩子,而好像其中的四個,都在兒時因病逝世。當然葛蕾絲的死,即使在當時都是有可能預防的。而且也不因為他們有好幾個孩子,失去一個的傷痛就應當減低。我們人類對苦難的解釋永遠是個謎,但認識神的人可以有把握的是,神總是在患難中與我們同在,給予我們安慰、力量和幫助,甚至可將悲劇化成祝福。戴氏夫婦最大的榜樣就是把一切的主權交給主,並且信靠祂的信實良善。這對於面臨苦難的考驗時,會是一個得勝的關鍵。

 

請點這裡,下載「戴德生下集」(pdf)

 


 

李愛銳省思 - 問題與討論

 

“We are all missionaries. Wherever we go, we either bring people nearer to Christ, or we repel them from Christ.” – Eric Liddell
(“我們都是宣教士。不管我們到哪裡,我們不是使人與基督更靠近,就是使人與基督遠離。”─ 李愛銳)

5/18/12

不知是在哪兒找到這個李愛銳的引言,總之,最近的感觸很深,因為在整理宣教教育的影片,有幸接觸到好些跟宣教士有關的資料,很受感動和激勵。

埃里克利迪爾,中文名字李愛銳,那個“火戰車”裡的英雄,連故事在被拍成電影時,都被上帝尊崇。那位不信主的製作人說,他到死都會相信,他們拍電工影的過程是有外力(超自然的)相助,使那電影反覆地在許多環節,都比預期拍得更好,以致得了多項大獎。他認為也許是因李愛銳的在天之靈,但我們基督徒卻明白,那是上帝的手,為了要藉祂僕人李愛銳的故事,再次喚起大家的回憶。它也在我心中種下好奇,想知道這位奧運金牌得主到中國宣教後的故事,也想知道這位主僕為什麼好像很可惜地死在集中營裡,神在他身上的目的到底是甚麼。

感謝主有機會接觸到這個由中國製作的“濰縣集中營”五集紀錄片,很顯然這並不是基督徒所製作的片子,因為最後一集在戴紹曾牧師(那位說著流利中文的洋人,是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的曾孫)的訪談裡,提到基督的愛的部份是被刻意剪掉了。但是這一集關於李愛銳的介紹,正如他在奧運的表現,是無論如何也掩不住基督的光輝。

我在看“火戰車”電影時,曾想過為什麼李愛銳這麼“律法主義”,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並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啊!星期天比賽若得獎,也是能榮耀神啊!但是因為他的堅持原則,反而大大地彰顯神的榮耀,並且因為故事太特殊,被拍成了膾炙人口的奧斯卡得獎電影,留名千古。事實上,個人,甚至是國家的榮耀,都不足以使這位主僕放棄原則,但在集中營裡沒有父母在身邊的孩子,卻使他願意放棄安息日的原則,為他們在主日安排活動。對李愛銳而言,人的確不是為安息日所設立的!

在另一個對李愛銳大女兒的訪談紀錄中,她說,多年後她才明白為什麼她的父親要被差到集中營去。那些當時與她年齡相仿的小孩,大多因為父母在中國各地宣教,所以就聚集到煙台的寄宿學校求學,卻不幸地在戰爭中成為日本人的戰俘,被迫關在條件極差的集中營裡。李愛銳自己的女兒失去了享受父愛的權利,三百多個宣教士的孩子,卻因為有這個奧運金牌得主成為他們的“父親形象”,在黑暗的集中營歲月裡,有了一盞明燈照耀。他也將愛和原諒的功課,以身作則地教導了他們,這對那些孩子的影響深遠。其中與他感情深厚的學生斯帝芬,戰後便是追尋老師的腳蹤,到日本獻身作宣教士教師。

2008年北京奧運前後,一個埋藏六十年的歷史被中國政府公諸於世。二戰時除了美國外,英國也有與日本交換平民戰俘。當時李愛銳在被交換釋放的名單當中,他卻把他的位置讓給了一位懷孕的婦女。這個消息在六十多年後,給李愛銳的家人帶來的是前所未聞的訝異,但這個犧牲的舉動,對所有認識他的人來說,相信卻是想當然爾的,像是他必定會做的選擇。

當我心中的疑問與好奇終於得到解答,不禁因為神的恩慈與良善流下了眼淚,也為這位主僕的委身、犧牲,而深深地感動著。在李愛銳短短四十三年的生命中,他總是在為主發光,不管是在巴黎奧運全世界的焦點下,還是在濰縣集中營友的心目中。他臨死前所說最後的幾個字“完全的降服”為他的一生做了註腳,這是否也再次成為你我這些後人的榜樣和激勵呢?    - - 朱憶白


問題與討論

1。你在看完影片後印象最深的是甚麼?

2。你認為神藉著李愛銳的故事要對你說甚麼?你的生命要如何回應神的感動?

 

請點這裡,下載「李愛銳省思」(pdf)

 


 

十二月宣教教育週省思與討論


這大半年來我們看了許多西方來華宣教士的故事及影片,在本年度最後一個月的影片裡,我們要來看看現代的華人宣教士走出去的故事。之前看到那些幾乎是一百多年前的外國人,雖然覺得他們很偉大,也很感動,但總有些距離感。但是本月介绍的這些宣教士,就似乎是在我們身邊的人,讓我們不禁要問自己一個問題:我,也能這樣事奉神嗎?

 

這些去非洲的弟兄姊妹,他們很清楚神的帶領及呼召。我們是否也該嚴肅地禱告來尋求神對我們在宣教上的呼召?像那位台灣的錢韻中姊妹那麼清楚地有神的帶領及話語, 實在是令我羨慕。 而跟隨神帶領後的結果是如此豐碩,恩典滿溢,令我們不禁讚歎神的良善與信實。給我們一個很大的提醒,是那位香港宣教士 Christine 姊妹所說的:要是她只專注在自己局部的事工,會很容易忘記神的國度。一個已經在宣教工場的人都有忘記神國度的可能性,更何況是我們!

 

本年度我們做了一些宣教行動。幾週之前我們才樂捐了三千多美元給中國赤貧的孩童買書包及學用品。而珊蒂颱風的來襲也給我們關懷社區的機會。我希望在小組討論時,大家可以集思廣益來思想我們個人、小組、及教會能如何來落實主耶穌的大使命。

 

明年度宣教部將盡其所能地推出我們恩光華語堂的第一支短宣隊。你是否願意加入這個宣教前線的行動呢?願神感動你!

 

請點這裡,下載「12月宣教教育週省思與討論」(pdf)

 
 

選擇語言


主日證道語音 (華語)

Open in new window